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党旗下的师大人 > 正文

董治宝和沙漠的故事

作者:冉晓珺    发布日期:2018-03-14

\

深夜的罗布泊,黑暗无边,万物静默,只有呼啸的风声。即使是刚入秋的十月,此刻气温已降到零下七八度。一辆车,四个人,凌晨三时,迷失在荒原。他们不敢再往前走,只能就地驻扎,等待黎明到来。这不是末日科幻大片,而是董治宝和其他三人组成的科考队,在“单车横穿罗布泊”时遇到的惊险一幕。

对从事沙漠研究的董治宝而言,深入沙漠腹地进行科学考察,是习以为常的事情。“每次去沙漠,我都很激动。最初我对沙漠科考非常好奇,脑子里没有危险意识。而在完成科研任务的过程中,发现沙漠里确实有太多有趣的科学问题吸引着我。”在常人眼里危险重重的沙漠,在董治宝看来,则像一位亲切的老友。

他曾徒步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,整整三个月只能吃方便面、火腿肠,没有热水,就用凉水泡,以至于到现在,他看到方便面和火腿肠就反胃;他也曾在沙漠里遭遇最可怕的“敌人”——沙尘暴,风沙肆起时,天地混沌一片。一场沙尘暴过后,沙丘形状全变了,根本找不到之前做标记的沙丘,这样就会迷路,一旦迷路,就可能走不出沙漠;在罗布泊,他和队员驾着一辆越野车在傍晚时分赶路。因天色太晚,没有看到横在前面的沟,等司机发现时,踩刹车根本不起作用,因为地上尽是沙子。越野车载着包括他在内的四名队员从1.4米高的沙丘上栽进了沟里,足够幸运,人和车都没事。

“在沙漠中遇险已不计其数,遇险之后,产生恐惧和迷惘是必然的,放弃的想法也是正常的,但我往往是好了伤疤忘了疼。”董治宝笑着说。多年来,他的足迹遍及中国所有沙漠和世界主要沙漠,在蓝天与黄沙中探索治沙的方法,在风沙纷飞的大漠寻求治沙的答案。因为热爱沙漠研究,他一坚持就是几十年。

2008年,在阔别母校20 年后,董治宝以陕师大首位“长江学者”特聘教授的身份加入我校旅游与环境学院。他说:“在陕师大地理系学习的那段经历,为我之后从事沙漠化研究奠定了基础,我很感谢母校的培养。同时,我想为学校做点事情,想让更多的人知道,陕师大也可以做好风沙物理学研究。所以,我回来了。”

董治宝的到来,直接促成了旅游与环境学院风洞实验室的建设。“这个迷你型风洞可以模拟自然风的风场,是风沙物理学研究的基础科研设备,更重要的是,它为研究生的学习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科研平台”,实验室管理员邵天杰介绍道。让学生参与实验室实践只是董治宝培养研究生的模式之一。他认为,培养研究生,重要的是引导他们朝正确的研究方向努力,在科研实践中应用、检验、巩固已掌握的书本知识。所以,让他们参与研究项目、去野外考察、做实验是很重要的。对此,他的博士研究生崔徐甲深有体会:“董老师常常提醒我们,野外考察是每一个自然科学研究生的必修课,在野外通过观察地貌、采集样品、调查植被和野外测量等实地研究,才能把理论知识用到实处。”

防沙治沙的工作任重而道远。董治宝作为“973计划”项目,即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“青藏高原沙漠化对全球变化的响应”项目的首席科学家,同时也是该项目第三课题“青藏高原沙漠化的驱动机制与沙漠化气候脆弱性”的负责人,青藏高原高寒地区的沙漠与沙漠化是他近年最关心的问题。

受全球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的影响,西藏地区、长江和黄河源区的沙漠化土地面积逐年增加,青藏铁路等工程已受到沙漠化的威胁,甚至对东亚和北半球的环境也产生了广泛的影响。董治宝利用遥感与地理信息系统技术,对黄河源区沙漠化状况进行了监测。他说:“气候变化和不合理的人类活动共同作用了黄河源区沙漠化的发展。其中,气温升高是自然因素中的主要因素,过度放牧是人为因素中的主要因素。”探索青藏高原土地沙漠化及其减缓对策,保护青藏高原脆弱的生态环境,已刻不容缓。同时,他在探索研究的过程中一直强调,治沙并不是为了完全限制人在沙漠中的行动,并不意味着人类要驯化沙漠、征服沙漠,而是探寻人与沙漠和谐相处的模式。

天地广阔,沙漠无垠,沉默的沙丘在烈日的照耀下闪烁着迷人的金色光泽。董治宝缓步走进沙漠,轻轻地躺在上面,像拥抱一位多年的老朋友。

上一条:刘生忠:身体力行的能源报国情

下一条:痴心为师终不悔 只为桃李竞相开——记我校“教学名师”孙根年教授

陕西师范大学
Copyright © 2017  All Rights Reserved